每天晚上10点开工

2020-01-11 17:50

在中山西路地铁中山站施工现场绿白相间的围挡内,一名头戴红色安全帽、身着军绿色工作服的水务集团管道工人,正蹲在烈日下,和工友们一起紧张忙碌着。

张向龙说,今年夏天刚开始,他的脸就已晒得黝黑,“有时候特别想儿子,便等凌晨忙完工作后,匆匆跑回家看他一眼。”张向龙微笑着说,那个时候,他最怕儿子睁开眼,却认不出他这个晒得黝黑的父亲。

从今年农历正月十五跟随工程队入驻小灰楼地铁施工现场后,张向龙便没有休息过一天,更没有陪伴过家人一天。“做管道工已经16个年头了,早已习惯了这份工作,但作为一个丈夫,一个父亲,一个儿子,我亏欠家里的太多了。”说到这里,张向龙使劲眨了眨眼睛,又一次将目光转向了正在施工的工友……(文/本报记者 董昌 图/本报记者 郄磊)

7月4日14时30分,石家庄室外温度达到34℃,热浪不停地从水泥地面向上涌,市民们纷纷躲进清凉的空调屋内,抱怨着外面高温的天气。

走近这位年轻的工人,首先闻到的是一股扑鼻而来的汗腥味。在他斜背的小包周围,记者看到一条条白色汗碱,“别看包不大,里面除了施工图纸,还有盒尺等工具,都是施工必备品。”

他叫张向龙,今年36周岁,市水务集团的一名普通管道技术工人,妻子在铁路工作,8岁的儿子跟着奶奶生活。“只要地铁施工涉及到给水管网改造,就都需要修改管线。”张向龙说,白天他们在围挡内检测、施工,到了晚上便组织工人上路干活,“每天晚上10点开工,次日4点收工,最多睡上4个小时,就又要起床到现场检测管线。”

“水压还是大,停止切割。”交谈中,张向龙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施工现场。随即,张向龙跳入施工坑中,蹲在正切割管道的工人身边检查水压。电焊机喷出的火花从他头上飞过,而他却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根直径一米粗的给水管道。

随后,他从坑中爬出,用力踩压坑边的压力阀。两次用力踩压后,管道中的积水终于从压力阀的缝隙中喷出。喷射的积水瞬间浸湿了他的裤子和上衣。“只要工作,衣服很快就会湿透,根本洗不及。”张向龙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滴落。站在他的背后,记者清晰地看到,他背上的工作服已再一次被汗水浸透,白色的汗碱被汗水浸泡,正在慢慢变淡。

连日来,省会炙热的高温,让不少市民放弃了外出,躲在清凉的空调屋中,而在街头地铁施工现场的围挡内,却依然有许许多多的工人正顶着烈日,挥汗如雨,依然默默地坚守工作岗位。4日,记者走进围挡内的世界,与他们一起体验高温下的“烤”验。